27 九月

人生看淡不服就干的国家,只有一个


1980年,美国为营救被伊朗扣压人质,派遣160名特战队员和8架直升机,代号“鹰爪行动”铩羽而归;


2002年,俄罗斯剧院观众被40名恐怖分子劫持,战斗民族举全国之力,干掉了39名恐怖分子,同时也造成129名人质死亡。


在反恐这一块上,真正大放异彩的不是美国,也不是俄罗斯,其它大国更排不上号。最让恐怖势力仇恨,同时又最让恐怖势力闻风丧胆的只有一个国家——以色列。


自从1948年从联合国施舍的一块沙漠上建国以来,以色列同若干国家联军进行的大战争就有5次,小战役和战斗不计其数,没有一次失败,真正的必胜客。


其中,奔袭千里之外的恩德培机场,解救100多名人质的反恐战斗,虽然只是以色列赫赫武功中的一颗小钻石,但它的光芒已经足够亮瞎一众大国的眼睛,成为世界反恐史上空前的,也可能是绝后的(除非以色列人自己打破)经典。


1976年6月27日,一架法国喷气客机载客258名,从以色列飞往法国,中途在雅典停留。该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


劫机者释放了非以色列藉乘客,扣留105人作为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在以色列、肯尼亚及其他地方逮捕的53名恐怖分子。


当时乌干达总统是谁?就是人类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暴君之一,以吃人肉著称的——阿明。



29日,乌干达广播电台播放了劫机者要求释放扣押在各国的53名恐怖主义分子的请求。恐怖分子也陆续将非犹太籍乘客逐步释放,而将以色列人单独关押,并称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释放恐怖分子的话,就要枪杀人质,炸毁客机。


以色列内阁只得同意和恐怖分子谈判。最后,恐怖分子将期限延迟到7月4日,以色列总理拉宾再次召集会议,总参谋长古尔慎重地向内阁报告军方尚未形成具体的作战方案,拉宾责令在外交上紧锣密鼓地和各方谈判,会议确定军事和外交双管齐下的方针。


晚上,总参谋长古尔召集会议,确定了营救行动不能迟于7月3日晚间出发,军事准备只有48小时的时间。


对于恐怖分子从不妥协是以色列一贯的传统,这次也一样,因为以色列知道一旦妥协,那不但救不了人质,今后以色列的公民在世界范围内就会受到无止境的骚扰和绑架。


以色列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欺负的国家,为此以色列的方针就是一方面通过谈判拖延时间,假意答应释放恐怖分子,另一方面快速组织特种部队进行武装营救。


经过缜密计划后,以色列做出了多套营救方案,包括假扮阿明总统混入机场展开营救的方案等。而以色列著名的摩萨德情报人员也乔装打扮通过陆路潜入乌干达。



整个袭击时间被规定在1小时。


无论行动进行到什么样子,1小时一定要撤,因为乌干达的军队会增援机场。同时,以色列人也做好了在营救中牺牲30~35名人质和突击队员的准备。


但即使这样以色列人也绝不妥协,要将反恐的坚决态度展示给恐怖分子看,你要是动了我的人,我就要你的命!



7月3日,以色列出动4架C—130运输机,载上280名突击队员,由8架F-4E“鬼怪”战斗机作为机群护航战斗机以应对乌干达空军的米格战斗机。


以色列飞机秘密起飞,以超低空飞行避开乌干达军方雷达。突击队员经过8个小时长途飞行4000公里抵达乌干达恩德培国际机场,此外,还有1架加油机、2架C-130运输机和1架波音707医务飞机执行支援任务。


1架波音707空中指挥机全面指挥营救行动,佩雷德空军司令搭乘在该机上。



乌干达时间晚上11点45分,以色列机群抵达乌干达上空,运输机向机场塔台报告送来了准备释放的恐怖分子,在得到允许后依次着陆。这些运输机在着陆后并没有关闭引擎,而是悄无声息地开到了预定停机位。


突击队分为4个突击分队。第一分队35人,突击候机大楼,解救人质;第二突击分队36人,负责压制乌干达守军;第三分队30人,负责摧毁恩德培机场上的乌干达军用飞机,否则,这些飞机将对返航的以色列飞机形成威胁;第四突击分队则在通往机场的道路上设伏,准备阻击乌干达援军。


为了避免乌干达人的怀疑,以色列人故意挑选了一辆梅塞德斯轿车和其他吉普,这样看上去就很像是阿明总统或是其他乌干达高官的车队,以色列方面甚至还特意挑选了一名特种兵装扮成乌干达阿明总统。


坐在奔驰轿车里的以色列特种部队士兵身着乌干达军装,手持AK步枪,用无声手枪干掉了迷惑不解的乌干达守卫,顺利进入恐怖分子盘踞的候机楼。


当以色列特种部队冲入航站楼后,特种兵立刻用希伯来语喊话:“趴下,趴下!”。以色列人质听到母语,都本能的全部卧倒,武装分子们霎时间便被暴露了出来,以色列特种部队第一时间开火,所有在场恐怖分子和乌干达士兵被击毙。


据事后统计,以色列特种部队使用了本国生产的“乌兹”冲锋枪,被击毙的恐怖分子平均每人中弹70余颗。但在整个过程中,有3名人质在交火中丧生,其中一名被军方误杀。



以色列特种部队将旧候机楼中的恐怖分子一个一个抓出来击毙,除一人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而以军无一伤亡。


此时,从运输机上开下来了搭载有重机枪、反坦克导弹的吉普车,以色列士兵开始大举攻击乌干达机场,与守军激烈交火,不但击溃了守军,还挡住了大门外援军的进攻。以色列爆破组更是将机场上的乌干达11架米格战斗机全部炸毁,将这一隐患扼杀在萌芽中。



在整个战斗中突击队只有指挥官内塔尼亚胡中校不幸中弹身亡,另有5名人质和4名士兵负伤。以军先后击毙了7名恐怖分子和45名乌干达守军,炸毁米格战斗机11架,救出103名人质。


营救行动很快就结束了,突击队员将人质和伤员有条不紊地安排进4架运输机中,在F-4E战斗机的护卫下先飞往肯尼亚内罗毕机场,由停在那里的波音707医务机对伤员及时进行紧急救治。随后,机群返回国内。


整个行动像事先演练得那样流畅,10分钟攻占候机大楼,20分钟解救人质,10分钟检查,12分钟返回飞机。从第1架以色列飞机落地到返航的最后1架以色列飞机起飞,只有短短的53分钟!


凌晨3点,以色列广播电台向彻夜守候的人质家属们播放了营救人质成功的新闻,整个以色列沸腾了!当第二天早上机群降落机场后,突击队员和被救回的人质一下就被淹没在鲜花和人群之中。



此事件中唯一的阵亡队员——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中校被追授为上校,而其弟弟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追逐哥哥的足迹,参加了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部直属侦察营,最终成为了以色列总理。


事后,乌干达总统阿明雷霆大怒,在电话中大骂以色列政府,但最后无奈地说:“但是身为一个职业军人,不得不说以色列特种部队的小伙子们干的真他妈漂亮!”


现在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以南的维多利亚大湖的岸边上,还遗弃着当年被以色列士兵摧毁的米格战斗机,成为当地的一处风景线。


曾担任过特种兵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色列政府盛赞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中校的功绩,追升他为上校。并且为了使子孙后代永远牢记烈士的英名和勇敢精神,以色列政府决定把这次"雷电行动"称为"乔纳森行动"。


这次行动被称为反恐行动历史上最出色、最有效的一场行动,方案制定、单位编组、现场指挥、士兵作战等都显示了以色列军队高超的作战能力,是世界反恐行动的巅峰!